战“疫”护士的暖心家事

战“疫”护士的暖心家事
3月7日,接近正午,上小学二年级的孟浩正上完网课,眼睛就“长”在了爸爸的手机上。他不是玩游戏,也不是看动画片,而是急迫地等着妈妈的视频电话。从2月1日到现在,他的妈妈陈凤已经在武汉火神山医院作业了30多天。  图为陈凤与儿子孟浩正视频对话。孟强勇 摄  在武汉30多天,儿子说妈妈瘦了,小女儿说“肚子”想妈妈了  本年37岁的陈凤是某军队医院的文职护理,为抗击疫情,她自动请战援助武汉,成为火神山医院感染八科的一名护理。妈妈第一次脱离家这么长期,7岁的孟浩正和2岁的妹妹在家里,很想她。  电话铃声响起,孟浩正跳了起来,“妈妈,快让我看看你,看起来跟曾经不太相同,如同瘦了点。是不是作业很辛苦呀?”陈凤说:“妈妈歇息会就好了,你在家要听爸爸的话,好好吃饭。”  正说着,妹妹也凑到手机跟前,看着手机里的妈妈,奶声奶气叫了起来。陈凤问她有没有想妈妈,小家伙点点头,陈凤又问哪里想,她小手摸着肚子揉了起来,说“肚子”想。一家人都被逗乐了。  在繁忙的作业之余,和家人谈天的时刻,陈凤觉得是一种享用,但这样的谈天一周最多两到三次。在感染病区护理新冠肺炎患者,作业强度大,完结一天的作业,回到住宿地,她常常累得只想睡觉。  图为陈凤与家人在一同的美好时刻。被采访者供给  与患者在一同,听到最多的便是“谢谢”  陈凤说,她和队员的住宿地,间隔火神山医院有一段旅程。如果是白班,早上8点上班,5点半就要起床,吃过早饭后乘坐6点30的班车,7点多抵达医院,接下来就要进行前期准备作业了。  考虑到口罩防护时刻和医护人员身体承受能力,护理每天在病房内的作业时刻是4个小时,但这并不轻松。作业服、防护服、阻隔服三层服装,戴手套、穿鞋套,再加上护目镜、口罩、面屏,一切配备穿上身之后,只需一个感觉:憋。  “呼吸不畅,身体就处于缺氧状况。说句心里话,从穿上防护服走进病房到走出病房的这段时刻,心里只需两个字,坚持。”陈凤说道,之前跟战友聊过,阅历这次特别时期的战役,今后不论在作业上,仍是日子中,遇到再大的困难,都能够克服了。  由于近期急危重症患者数量削减,陈凤的作业量较之前有所减轻。她说:“轻症患者能够自己吃饭,自己上厕所。跟他们在一同,听到最多的便是‘谢谢’两个字。”有时候,患者还帮助扫地、拖地。他们觉得医护作业者也有孩子、有爸爸妈妈,却冒着生命危险来救助他们,今后必定要请这些救命恩人吃武汉热干面。  图为陈凤正在仔细查对抽血患者试管信息。贺菲菲 摄  居家学习,孩子变得明理了  奋战在抗疫一线,明理的孩子让陈凤心里结壮。视频中,孟浩正说:“妈妈,你便是我心里的大英雄。你在那里安心作业,我会在家仔细上课,仔细训练身体。”“妹妹也很乖,她每天也拍皮球训练呢,我还会给妹妹读书讲故事听。”  老公孟强勇告知陈凤,她在武汉一线“战役”,孩子学习十分自觉,还学会了做家务、照料妹妹,是家里的小小男子汉。  在上网课时,教师教孩子们剪轴对称图形,剪出的小人一个个手拉着手。教师说这叫手拉手,心连心。孟浩正剪得很仔细,由于爸爸告知他,只需认仔细真地做好每件事,便是和妈妈一同抗击疫情。  可再明理的孩子毕竟仍是孩子,在视频中聊着聊着,孟浩正又问起妈妈什么时候能回来,“妈妈,我和爸爸看新闻,很多人都在捐款捐物。我把自己的一部分零花钱捐给武汉了,这样你是不是就能早点回来,看我和妹妹了……”  图为陈凤在为患者进行根底护理。贺菲菲 摄